分类 综合资讯 下的文章

新华社北京4月15日电(记者刘济美、黎云)日前,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发布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试行)》(统称共同条令)。记者从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了解到,8项内容首次写入了新修订的共同条令。

第一,首次将习近平强军思想写入条令,通篇贯穿,以军队基本法规的形式固化下来。在新条令总则中,原文引用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四个意识”“三个维护”“五个更加注重”和“四铁”过硬部队、“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等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为全面依法治军、加强军队正规化建设、统一全军意志和行动提供了根本指导和基本遵循。

第二,首次对军队纪律内容作出集中概括和系统规范。将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作战纪律、训练纪律、工作纪律、保密纪律、廉洁纪律、财经纪律、群众纪律、生活纪律等10个方面内容写入新条令,强化官兵纪律意识,增强纪律观念,进而在行动中自觉遵照执行,确保军队令行禁止、步调一致。

第三,首次对加强军事训练中的管理工作作出系统规范,立起从严治训的新标准。坚持全程从严,在《内务条令(试行)》中专门设置军事训练管理章节,在《纪律条令(试行)》中明确了训风演风考风不正、降低战备质量标准、不落实军事训练考核要求等违纪情形的处分条件。

第四,首次集中规范军队主要仪式,明确了多种仪式可以邀请军人亲属参加。对升国旗、誓师大会、码头送行和迎接任务舰艇、凯旋、组建、转隶交接、授装、晋升(授予)军衔、首次单飞、停飞、授奖授称授勋、军人退役、纪念、迎接烈士、军人葬礼、迎外仪仗等17种军队主要仪式进行了规范,并在多种仪式中明确,可以邀请军人亲属参加,以增强军人的职业荣誉感和家庭成就感。

第五,首次明确设置军队仪式中的“鸣枪礼”环节。在为“参加作战、训练和执行其他重大军事行动任务牺牲的军人”举行葬礼仪式,以及纪念仪式中设置“鸣枪礼”环节,并明确了礼兵人数、鸣枪次数、实施步骤、动作要领等规范,以更好地表达对烈士的褒奖、悼念和尊重。

第六,首次明确了军人体重强制达标要求。条令明确“军人应当严格执行通用体能训练标准,落实军人体重强制达标要求”,把训练标准转化为对每名军人的强制行为规范,体现了对新时代军人素质形象的更高要求。

第七,首次对军人和军事单位的网络信息行为进行全面规范,为部队管理提供了依据。新条令取消了因工作需要并经团以上单位首长批准方可使用移动电话的限定条件,明确“军人使用移动电话,实行实名制管理。旅(团)级以上单位应当对使用人员的姓名、部职别、电话号码和移动电话品牌型号,以及微信号、QQ号等进行登记备案”。明确“基层单位官兵在由个人支配的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时间,可以使用公网移动电话”。

第八,首次明确“女军人怀孕和哺乳期间,家在驻地的可以回家住宿,家不在驻地的可以安排到公寓住宿”。新条令对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一些具体事项也作了更加科学合理、更为人性化的规范。

原标题:“文山会海”回潮:填表太多,一个镇一年要花30万买纸张油墨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沈汝发、刘良恒、何伟、朱国亮

“一年下来,我们镇光购买填表的纸张和油墨,就花了30多万元。”

湖南一位基层乡镇负责人在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时说,他所在地区是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上级要求严,群众期待高,本来应该把主要精力用在帮助贫困户发展生产上,但要填的各种表格材料实在太多,一级一级一直到县里都有自己的一套,“每次不花几个小时,根本填不完”。

2017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就新华社一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的文章作出重要指示,对各地各部门和各级领导干部继续加强作风建设提出明确要求。这是在新起点上的再部署、再出发,向全党发出驰而不息纠正“四风”、改进作风的行动号令。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期在湘闽桂苏等省区走访调研发现,部分地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仍然严重,尤其是“文山会海”现象突出,让广大基层干部群众深恶痛绝;同时,享乐奢靡之风由地上转入地下,出现了一些新动向、新变种,应驰而不息继续深入整治。

填表、开会、迎检汇报

基层干部疲于应付

“根据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要减少发文,减少开会,我觉得基层实际情况是不减反增。”

2017年年底,在湖南湘潭市某区县,一位基层干部指着办公室里的3个箱子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你看,上级部门考核我们3个项目,每一项都要准备大量台账、文档和汇报材料。”

“现在责任状比以前少了,但有些方面的形式主义更严重了。”湖南湘西州一位镇政府负责人说。

2016年年底,这位负责人在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时反映,基层责任状“满天飞”,过多过滥——作为乡镇政府负责人,他当年与上级党委政府签了33份责任状,除计划生育、安全生产、食品安全、防汛抗旱外,还有烟叶生产、网格化管理、劳动力转移和金融环境创建等。

现在,最让这位镇政府负责人头疼的是扶贫工作中的“文山会海”。他无奈地说,“填表、开会、迎检汇报……无穷无尽,有苦说不出,我们基层干部许多精力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了。”

多地基层干部反映,有的部门单位把发文、开会作为贯彻上级精神的主要手段,有的文件空话、套话多,指导性、针对性不强;有的一般性会议也要求基层领导参加,加重了基层负担,增加了行政成本。

湖南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傅学俭表示,推行“痕迹化管理”的初衷是好的,有利于督促基层落实责任,但是过犹不及,重复繁琐的表格材料不仅作用有限,还会让基层干部疲于应付,甚至弄虚作假。他建议对各种表格材料删繁就简,让基层干部“轻装上阵”,将精力真正用在谋发展、办实事上。

“文山会海反映出来的是一些领导干部行政思维方式过于简单,习惯于传统的行政流程。需要进一步转变思路,把文和会看成是了解民情民意的渠道,而不能把文和会异化成一种工作负担。”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

同时,专家指出,要提高发文的执行力和开会的效率。“真正切中百姓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凝聚领导干部干事创业的事业心,形成思想共识。”庄德水说,“不是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落实会议,而要让文和会达到预期效果。”

当“二传手”“踢皮球”

落实工作敷衍塞责

“文山会海”的根源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多地纪委近期调查发现,一些地方热衷于下发文件,召开会议,将工作任务层层传递分解,但真正落实工作时却敷衍塞责,“二传手”“踢皮球”现象严重。

“帮扶干部每次来就是让签字,签了字就走。”“多问几句,帮扶干部就不耐烦,说很忙。”这是广西壮族自治区脱贫攻坚督查组去年在某深度贫困县一个村暗访时贫困户反映的问题,甚至还有贫困户反映,帮扶干部2年内仅“帮”了2本书(帮扶手册);督查组抽查到的不少乡镇党政主要领导,对脱贫退出的标准和程序等政策不了解或一知半解。

在桂北某村,督查组与第一书记和村委会干部座谈了解到,镇上给这个村贫困人口动态调整名额为6人,村委会干部称不用宣传,仅从比较困难的群众中挑选了2户。督查组询问第一书记相关问题时,第一书记只能低头玩手机,支支吾吾,答非所问,对这个村贫困户退出、低保户认定及《帮扶手册》填写等相关扶贫工作情况均不熟悉。

“对这样流于形式的帮扶,群众肯定不满意。”自治区扶贫办有关工作人员表示。

“如果说贪污腐败是党和国家的致命伤,那么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就像是慢性病。办事拖沓敷衍,懒政庸政怠政会严重损害人民根本利益,损害党和政府公信力,必须严肃追责。”厦门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认为,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必须重拳出击,下大力气整治。

厦门市同安区法院执行局副科级审判员沈木春在办理尚未执行完结的案件过程中,虽已查询到可供执行的财产,却没有按照规定及时采取冻结、查封等措施,导致相关案件财产被转移,案件没有及时办结。2017年5月,同安区法院给予沈木春行政警告处分。

2017年5月,漳州市东山县东沈村东赤港被列为入海口环境整治点,分管环保工作、挂点东沈村的负责人林旭敏,没有到一线部署,没有到现场巡查,只将任务口头交代给东沈村相关负责人,导致该区域脏乱差等问题未得到有效整治。东山县纪委因此给予林旭敏党内警告处分。

部分干部群众反映,十八大以来,全国上下持续推进正风肃纪,取得显著成效,但是有的地方和部门做而不实,干工作“走过场”现象仍然存在。

专家认为,对领导干部办事拖沓,甚至为官不为的行为,要创新完善权力清单制度和负面清单制度,要求领导干部必须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完成行政审批事项;如果不能在一定时间内完成行政审批事项,要实行问责。

“现在已经开始实行权力的清单化和公开化,把整个权力运行过程和事项审批的过程向社会公开,让当事人明白行政事项审批已到哪一个程度了,可能会在哪一个时间节点获得相应的结果,所有这些内容都必须公开。”庄德水认为,公开本身就是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也是反四风的有效手段。

“不吃公款吃老板”

“四风”滋生新变种

由于工作措施比较有力,“四风”中的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得到有效控制,但基层干部群众反映,享乐奢靡之风的一些新动向、新变种不容忽视。

一方面,违规行为更趋隐秘。十八大后,作风建设越抓越紧,一些干部改为“不吃公款吃老板”,有的利用私营企业内部接待场所安排宴请,有的在公开场所消费后实际由企业老板买单,组织者和参与者因没有动用公款而心安理得,企业老板为拉关系乐此不疲。此外,一些公款吃喝由高档豪华饭店转移到单位内部食堂或者偏僻隐蔽的农家乐及个人家中,也不容易被发现。

送礼由地上转入地下,送礼地点从单位、居民小区转移到停车场、地下车库等偏僻角落;送礼的方式由送钱送物改为发微信红包、送电子预付卡、网购礼品等,变相收送红包礼金现象仍然存在。

“市场的茅台都卖脱销了,不可能都是普通老百姓喝了。我们请官员吃饭,重要部门的,手握实权的,即使只是县里的科级干部,都得上茅台,发高档香烟。你不上这些,人家觉得不尊重他,不仅事情办不成,而且还可能留下坏印象,这样的话,这顿饭可能就白请了。”湖南一家互联网公司负责人说。

另一方面,“四风”问题滋生新变种。

一是变相发钱。套取资金违规发放津贴、补贴,假借加班、值班、专项工作等名义发放福利待遇。如浏阳市体育局违规批准三名职工停薪留职,套取三人工资将近60万元设立“小金库”用于账外开支,其中违规发放体育局干部职工福利27万多元。

一些地方违反财务管理规定,巧立名目发放津贴补贴。福州市、仓山区两级纪委调查发现,2014年、2015年春节前,盖山镇以“担负征地拆迁、信访维稳工作任务重,对家庭亏欠多”为由,向20名领导班子成员家属发放“贤内助”慰问金,纪委部门对此进行了严肃查处。

二是变相公款旅游。以学习、培训、招商等名义外出考察,期间擅自变更路线和更改行程到景点观光;假借党员活动等名义组织外出旅游;有的干部接受管理服务对象邀请,通过旅行社安排其本人及其亲属出游。

三是变相办酒。采取只收礼不设宴、分批次宴请等方式逃避制度约束,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

四是违规用车。私车公养,以使用私车办公事为由,将私家车的油费、维修费等使用公款报销。违规借车,有的单位占用或长期“借用”下属企事业单位或私营企业的车辆;有的单位将车挂靠在私人名下,逃避监督。

“原来需要用公款支付的旅游、消费,现在变了形式,运用这种账面上的合理性掩盖腐败的行为,这是一种变异的腐败行为。”有关专家认为,这种腐败行为所造成的危害要远远大于一般性的公款吃喝和公款旅游,因为其所伤害的不仅是政府的公信力,更伤害到整个作风建设的长效性。

专家表示,“不吃公款吃老板”会形成利益输送,官商勾结,把一些原来可以摆到台面上的问题通过饭局来解决,会成为一个严重的腐败问题,尤需值得警惕。

反四风进入“深水区”

驰而不息加以整治

“一些容易被发现的四风问题正在解决,现在我们所面临的是更为棘手的深层次四风问题。”庄德水说,这些问题的产生由来已久,并不是出台八项规定之后产生的,整治起来也需要更多时间。

面临反四风的高压态势,部分党员干部还心存侥幸,以为自己“创新性”的做法可以逃脱纪律审查、法律制裁。“说到底,这些问题背后是八项规定执行不到位,是四风问题变异转移的结果。”庄德水说。

庄德水、傅学俭、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等认为,反四风已经进入“深水区”,要解决这些问题,根本上就是要真正树立服务型政府的观念,以人民为中心,满足人民利益需求,实现社会公共利益。

针对基层“文山会海”的问题,有关人士认为,上级部门要进一步简化行政事务的流程,真正给基层减负。不能简单地给基层施加压力,应当根据行政事务工作需要适时提出信息汇报的要求,而不是简单把信息汇报任务施压给基层。

“要压缩会议规模,会能不开就不开,能开电话会议就开电话会议。”庄德水说,不要把下发文件、召开会议简单地看成是一个政治性的活动或者是政治表态的机会,应该看到它是贯彻落实执行中央政策的有效方式,通过文件、会议能够形成思想共识,让大家了解中央政策,更好地执行当前中央政策。

同时,要改进工作方式,创新工作机制。要善于运用新媒体手段,改革传统的信息报送方式,从而更好地给基层减负,进一步减少文山会海等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现象。

“解决‘文山会海’问题还需要革新政府的观念。”庄德水说,从现在整个世界的范围来看,都在简政放权,运用互联网+现代科学技术,更好地推动整个行政流程再造和行政信息传递,进一步提高行政效率。“文山会海背后就是行政效率过低,还运用传统的行政观念,没有看到整个社会发展对行政效率的需求,所以党政部门要真正树立起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简化工作流程。”

针对变异腐败问题,有关人士认为,除了加强对领导干部思想政治教育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机制和制度建设。一方面通过预算和财政制度的创新,真正把领导干部的用财权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预防一些干部肆意消费公款;另一方面也要建立监督机制,对“不吃公款吃老板”等变异腐败问题加强监督和管理,一旦发现有利益输送的行为就要予以惩处,加强纪律建设。

加强群众监督和社会监督。真正让变异的四风问题置于社会监督之下,一旦发现要严加惩处。通过典型案例的曝光,让领导干部能够收敛,真正守住纪律底线。

强化内部的监督和管理。变异的公款旅游和消费往往背后有腐败的决策,很多还是领导班子集体做出来的,他们往往以这种合法的决策形成腐败。同时,提高制度的执行力度,可通过抽查的方式,通过评估或检查发现这种腐败性的决策,避免领导干部利用集体决策的形式来规避个人责任。

另外,专家也指出,从公务员管理体制来说要推进激励机制建设。“我们现在更多是要求干部不能做什么,但是能够做什么,其实是不够明确的。”庄德水说,通过实施八项规定和反四风,大大压缩了党员干部的灰色收入和隐形福利,另一方面,一些合理开支应该纳入到预算里,从而调动广大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最前线丨格力回应与一灯传媒合作推出“区块链手机”:和我们没关系

来源:36氪

格力似乎并不想蹭区块链手机的热度。

今日,据国内一区块链媒体报道称,一灯传媒在活动现场宣布将与格力展开合作,在今年初夏发布格力安全定制版手机。 

根据发布会现场公布的PPT显示,该手机可自带区块链加密钱包,并且用户可获得同步记账奖励NBT。 

一灯传媒格力手机发布会现场一灯传媒格力手机发布会现场

36氪向格力智能装备技术研究院进行求证,对方回应:

这个消息与格力无关,格力并未与第三方进行合作。 

也就是说该发布会上的格力是“另一个格力”?

实际上,在此之前,国内外已有不少老牌大厂被传或已发布了区块链手机。

华为也曾遭遇和格力类似的乌龙事件。2018年3月,彭博社曾报道称华为正与一家名叫 Sirin Labs 的公司谈合作,寻求获得这家公司 SIRIN OS 操作系统的授权,从而在自家手机上运行某些区块链应用和服务。然而该消息遭到华为副总裁的否认。

当然,如今市面上也确实存在区块链手机。

长虹曾推出首款搭载Unicorn的“长虹R8”麒麟区块链手机。据多家媒体报道介绍:“这款手机是全新一代区块链移动智能终端,基于 POW 共识算法、设备指纹技术、LBS 位置服务,让用户以更低门槛参与到区块链当中,使移动信任网络拥有更多更分散的节点,为移动生态链的大规模应用提供了基础。”

不过这款手机并没有出现在长虹的官网上,也没有在、天猫等平台进行发售。

2018年3月,联想也推出主打安全支付的区块链手机“联想S5”。

法国品牌糖果手机曾与以太雾基金合作,发布主打“挖矿”功能的糖果“创世版”区块链手机。

尽管区块链手机真实存在,然而,根据如今市面上可见的区块链手机的产品介绍,大多都在堆砌与区块链相关的技术和概念,却说不清楚区块链和手机的实际联系以及手机的具体用途。

目前看来,不少手机制造商和品牌方都在蹭区块链的热度。或许与品牌存在的最根本原因相关,想要借区块链技术,实现品牌溢价。

更重要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智能手机迎来寒冬,大厂们开始寻找刺激消费的新卖点。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

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37万部,同比下降26.1%。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格力手机同样受到智能手机寒冬的影响,但格力迅速与该乌龙事件撇清关系,说明格力目前并不想掺区块链手机这趟浑水。

这或许和区块链手机市场目前前景不明有关。

36氪再次查证发现,报道该事件的区块链媒体目前已将该消息删除。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