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程凯

摘要: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脸书()这样的社交网络出问题,它们是新经济的象征,同时也是巨额财富的代言人,科技加财富,加上年轻人的阳光,好像一切都没问题,如果说,非要出一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只能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程凯

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脸书(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出问题,它们是新经济的象征,同时也是巨额财富的代言人,科技加财富,加上年轻人的阳光,好像一切都没问题,如果说,非要出一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只能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全球年轻人的偶像,脸书的扎克伯格4月10日出席了美国参议院司法和商务委员会的联合听证会,讨论数据隐私和社交网站上虚假信息的问题。扎克伯格再次对数据泄露道歉,并回答了参议员关于脸书数据隐私、假新闻、对大选的影响、垄断等问题。

问题的开始,好像是“一款大约30万人使用的随机测试应用程序,导致8700万脸书用户信息泄露,相关用户信息被剑桥分析公司获得”,但是问题的本质,其实是美国商务委员会主席Thune的那段开场白:

“一位企业CEO在美国参议院将近一半参议员面前出庭更是实属罕见。但是这位CEO所经营的Facebook公司具有特殊性,每个月全球使用Facebook人数超过20亿,每天使用Facebook人数达到14亿,该用户数量超过除中国外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总数,是美国人口的4倍多,是我的家乡南达科他州人口的1500多倍。”

关于这次听证会,我们不去研究大家都在关注的问答,我们也不去猜测扎克伯格的诚意,我关心的问题是,一个科技企业需要不需要被监管。

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很多人不喜欢监管这个词,好像就是创新的对立面。当然了,我们使用的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社交网络,用自己的APP读新闻,它们同样也是创新的代名词,是科技的力量,科技不就是第一生产力吗?但是,这个科技是不一样的科技。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新经济,重新认识我们早已经熟悉的并不新颖的名词——“网络效应”。我试着给出一些已经被人指出来但还不为大多数人理解的概念,用以拼接出一个观点,这个科技并不是我们脑子里常规理解的那个科技。

首先,这个科技在经济上的成功并不一定来自于科技的优越性。塔勒布在他很早的那本《随机漫步的傻瓜》中就以当时的科技英雄比尔·盖茨为例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不能否认盖茨有很高的个人标准、工作伦理,而且智力高于一般人,但业内就数他最优秀吗?显然不是。大部分人选用他的软件,只是因为别人也都在使用他的软件”,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指出,“经济优越性取决于概率事件加上正面回馈,而不是看技术优越性”。Windows是这样,Facebook也是这样,还有更多的APP同样是这样。这叫做网络外部性。

其次,按照这个逻辑进一步延伸,英国经济学家特纳在一项关于财富和不平等的研究里,提出了一个很有力的质疑,“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马克-扎克伯格以及其他信息和通信技术精英的财富是否应该被定义为高技能回报、高技术回报或者是源于赢家通吃的网络外部效应的租金,这一点并不清晰”。

更进一步,特纳分析了现代TMT技术和上个世纪主导经济增长的传统机电技术的根本不同,在于劳动的使用和财富的分配上。“高峰期雇佣员工超过80万人,而员工只有10万,只有8万,只有5万,脸书市值高达1700亿美元,员工仅有5000人,最近脸书投资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该公司只有55名员工”,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数据需要更新,不过数量级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巨富的来源,到底是技术创新还是技术网络效应的租金?新财富的创造,是不是大大拉升了贫富差距的距离。

大数据的隐私问题当然是个问题,可我们真正面临的问题还没到这一点上。关于数据隐私,我们从来都是在拿自己的便利性和隐私性做交换,只不过程度不一而已。我们也许可以申请我们的数据权利,那也是我们自己的数据,不应该免费让渡。但这也只是问题的一方面。

问题的核心是什么呢?是新科技带来的趋势性变化,我们需要新科技带来的新服务,但是我们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新科技带来的巨大的财富分配后果,如果这个世界的经济增长越来越由新经济驱动,贫富差距会不会越拉越大?再联想到未来机器人和AI的使用,这个问题会不会雪上加霜?

所以,监管大型科技企业只是第一步,解决“租金”问题才是更重要的一步。在此之前,我们要端正一下自己的三观,不要再仰视那些科技精英们了,谁不是随机漫步的傻瓜呢?

新华社北京4月13日电(记者何雨欣、张辛欣)记者13日从工业和信息化部获悉,工信部日前发布公告,调整了钢铁规范企业名单,撤销规范企业19家、要求整改企业12家、变更装备企业47家、变更名称企业24家。

2013年起,工信部组织开展钢铁行业规范管理工作,分三批公告了304家规范企业名单。为避免造成进入规范名单就等于进了“保险箱”,2015年启动动态管理,通过撤销公告、责令整改的“红黄牌”方式,实现规范企业名单“有进有出”。2017年4月,工信部公告了第一批撤销的29家企业和责令整改的40家企业名单。

工信部介绍,撤销规范公告资格,表明这些企业与规范条件要求存在较大差距,不代表其不能进行钢铁生产经营,主要存在五类情形:列入钢铁去产能任务,冶炼设备已全部关停并封存,或整体退出;被其他规范企业兼并重组、已注销营业执照;因市场原因,企业已停产1年及以上,目前仍未复产,无法保持规范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所必须的基本条件;由于城市发展需要,已全线停产,冶炼装备用于钢铁去产能或其他项目的产能置换;中央环保督察组反映企业存在其他重大问题。

此外,列入整改名单的,表明这些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中在环保、质量、安全、能耗等方面存在需整改的问题;装备变更的企业,是在去产能和产能置换工作中退出了部分冶炼设备。

工信部表示,将继续加大对钢铁行业规范企业的动态调整频度,一经发现存在不符合生产经营规范要求的企业,将及时组织核实并予以调整,也欢迎社会各界对公告的规范企业进行监督。

原标题:贵州水矿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祺接受审查调查

贵州省水矿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王祺

王祺简历

王祺,男,汉族,1966年5月出生,籍贯北京,1987年7月参加工作,198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3.09西安矿业学院采矿系采矿工程专业学习

1987.07贵州省六枝矿务局化处煤矿采掘队主管技术员、队长

1994.08贵州省六枝矿务局大用多经处副处长

1996.07贵州省六枝矿务局大用多经处处长、党总支委员

1997.10贵州省六枝矿务局六枝矿矿长、党委委员

2000.01六枝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三塘项目部经理

2001.02六枝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化处煤炭公司经理(2004.09——2004.11在北京大学贵州省经济管理高级研修班学习)

2004.10六枝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比德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书记

2005.03六枝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比德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2005.10六枝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比德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6.08六枝工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2007.06贵州省毕节地区行署副专员

2011.12贵州省毕节市委常委、副市长

2013.03贵州水矿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贵州水城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

2017.11不再担任贵州水矿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事,党委书记、委员和贵州水城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河北共青团

4月6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并将“王乐乐”“杨青柠”“仙洋”“牌牌琦”“陈山”等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禁止其再次注册直播账号。

4月8日,在CCTV4频道的《中国新闻》中,这五位主播再次被点名批评封禁。

一次点名并封禁5名快手主播,网信办指出,各地直播短视频平台应引以为戒,网信办将继续加大监督管理,净化网络环境,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一言以蔽之——为了孩子。

不良短视频会对孩子造成什么影响,央视在3月31日的《东方时空》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那么,这5位快手主播又是造成了怎样的不良影响呢?

王乐乐、杨清柠:

早孕网红遭热捧,低龄妈妈成热潮

此前被称为“快手一姐”的杨清柠(本名杨严),在17岁就成了孩子妈妈,孩子的父亲是当时同样未成年的男生——王乐乐(本名王嘉豪)。两个人在快手平台上拥有4500多万粉丝。

据央视报道,直播中,两人不但多次提及未婚生子、出轨等话题,一次上孩子的直播还能收获280万次点赞,影响力非同小可。

而在杨清柠怀孕之后,几位17、8岁的主播也争相宣布怀孕,早孕成了一种时髦。

在发现早孕引来的关注度后,网上甚至还掀起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不仅触及伦理道德观念,传播不正当的价值观念,还触碰到了法律底线。

当时17岁的网红周周小可爱宣布怀孕 图片来源@快手_网红揭秘当时17岁的网红周周小可爱宣布怀孕 图片来源@快手_网红揭秘

把受害者变成社会危害群体的过程中,短视频和直播平台难逃责任。

北京国浩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琨表示,根据我国《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管理规定》,平台应对直播内容进行审查、审定,如果出现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的内容,必须马上停止提供服务,并进行报备。

但具体到涉及未成年人怀孕生子、早恋方面,法律没有禁止性规定,目前存在“灰色地带”。

短视频平台上一位16岁妈妈短视频平台上一位16岁妈妈

在3月31日的《东方时空》中,央视对杨清柠进行了点名批评。目前,快手平台也回应已经对低龄妈妈视频进行清查,并在其官方向用户致歉,回应称已查删了低龄妈妈视频,对个别影响恶劣的账号直接封号,并且表示关闭关联推荐功能,增补审核规则等。

牌牌琦:

别让“社会摇”晃散了你的“诗和远方”

一提起牌牌琦(本名李孟琦),可能还有一些人不太熟悉,但要说起“社会摇”大家就明白了。

牌牌琦的社会摇牌牌琦的社会摇

而牌牌琦,正是靠着“社会摇”走红,还有句话称“社会摇中万人迷,唯有男神牌牌琦”。

直播中的牌牌琦直播中的牌牌琦

今年4月3日,新华网点名批评了“社会摇”,认为“社会摇”等低俗视频晃散了年轻人的“诗和远方”,让他们沉溺其中,欲罢不能。

当然,由于“社会摇”不像低龄妈妈那样对未成年有直接的伤害,因此也有不少人对此提出异议:

一些网友认为,社会摇毕竟只是一套舞蹈动作,谈不上低俗的问题:


但是,如果回到原点,一套舞蹈动作也许谈不上低俗,但如果再结合做出这套动作的人经历的故事,那就会对未成年产生不良的价值导向了。

知乎网友“雁来春”就表达了这样的忧虑:

而这名表弟当然不是个例:

陈山:

早已消失,打色情的擦边球

跟以上三位比,曾经的“网红一哥”陈山(本名刘小雄)显得有些另类。

据了解,陈山自幼就患有严重的地中海贫血症,导致他长相怪异酷似外星人,但这个“缺点”在直播界却成为了加分项,为他带来了不小的人气。

不过,陈山的直播内容却经常会出现三样东西:豪车、美女、钞票,而且还会打一些擦边球。

然而跟之前三位直到今年4月还在活跃的主播不同,陈山已经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去年8月,微博以低俗色情为由关闭了陈山的微博账号@广东外星人陈山。

尽管陈山的快手账号当时并没有被波及,但陈山后来发了一篇声明表示自己要治病,此后也就没了踪迹。

仙洋:

骂战常客,被封已不是头一次

相比于前面4位,仙洋(本名高洋)的直播特色没有那么“个性鲜明”,不过被封对于仙洋而言并不是头一次。

今年初,仙洋就曾被快手官方封禁,理由是语言违规。

仙洋在那段时间被封号,据他本人和网友推测是跟与其他主播的骂战有关。

实际上,仙洋与很多主播都有过骂战。无论是先前被封的“快手一哥”天佑,还是上面提到的牌牌琦,或是二驴、刘一手等其他快手主播,都曾有跟仙洋骂战的经历。

这种冲突不仅限于网上,也会出现在现实中,前些年在快手主播天佑的生日聚会上,就有视频流出称仙洋被打了。

对于这种现象,另一名快手主播二驴称这是因为早期有多少网红都是靠着仙洋站起来的,现在仙洋想靠靠他们,却都躲的远远的,所以才大骂其他网红。

图片来源:@快手网红故事图片来源:@快手网红故事

但不管怎么说,考虑到这些主播对未成年人的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国家网信办已依据《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将上述5名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禁止其再次注册直播账号。

“快手”及“火山小视频”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完全接受处罚,还会进一步完善审核管理机制,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算法,积极传播正能量。

跨平台封禁已是第二批

实际上,对于直播行业的种种乱象,网信办在今年二月已经有了行动,并跨平台封禁了包括“快手一哥”天佑在内的一批主播。

《焦点访谈》曝光的天佑违规直播内容《焦点访谈》曝光的天佑违规直播内容

为什么直播平台会出现如此多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为了流量。

主播为了博眼球、博出位,便想尽一切办法吸引粉丝。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分会秘书长瞿涛表示,有些平台和主播,为了吸引流量,导致整个直播行业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而这种不良风气,已经从成年人的世界,慢慢传导到未成年人。

国家网信办指出,上述平台和主播置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序良俗于不顾,败坏社会风气,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群众反映强烈。

网信办有关负责人指出,近年来网络直播服务发展迅猛,年轻用户多,社会影响大。各类网络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应切实履行管理主体责任、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自觉抵制和防范低俗恶搞、暴力色情、赌博欺诈等违法违规行为,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直播空间。

延伸阅读

4月10日消息,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4月11日,今日头条创始人、CEO张一鸣发文“致歉和反思” 。

我们鼓励网络自由,但请守住底线!

原文标题《被封杀的五位快手主播都是啥来头?》

最前线丨格力回应与一灯传媒合作推出“区块链手机”:和我们没关系

来源:36氪

格力似乎并不想蹭区块链手机的热度。

今日,据国内一区块链媒体报道称,一灯传媒在活动现场宣布将与格力展开合作,在今年初夏发布格力安全定制版手机。 

根据发布会现场公布的PPT显示,该手机可自带区块链加密钱包,并且用户可获得同步记账奖励NBT。 

一灯传媒格力手机发布会现场一灯传媒格力手机发布会现场

36氪向格力智能装备技术研究院进行求证,对方回应:

这个消息与格力无关,格力并未与第三方进行合作。 

也就是说该发布会上的格力是“另一个格力”?

实际上,在此之前,国内外已有不少老牌大厂被传或已发布了区块链手机。

华为也曾遭遇和格力类似的乌龙事件。2018年3月,彭博社曾报道称华为正与一家名叫 Sirin Labs 的公司谈合作,寻求获得这家公司 SIRIN OS 操作系统的授权,从而在自家手机上运行某些区块链应用和服务。然而该消息遭到华为副总裁的否认。

当然,如今市面上也确实存在区块链手机。

长虹曾推出首款搭载Unicorn的“长虹R8”麒麟区块链手机。据多家媒体报道介绍:“这款手机是全新一代区块链移动智能终端,基于 POW 共识算法、设备指纹技术、LBS 位置服务,让用户以更低门槛参与到区块链当中,使移动信任网络拥有更多更分散的节点,为移动生态链的大规模应用提供了基础。”

不过这款手机并没有出现在长虹的官网上,也没有在、天猫等平台进行发售。

2018年3月,联想也推出主打安全支付的区块链手机“联想S5”。

法国品牌糖果手机曾与以太雾基金合作,发布主打“挖矿”功能的糖果“创世版”区块链手机。

尽管区块链手机真实存在,然而,根据如今市面上可见的区块链手机的产品介绍,大多都在堆砌与区块链相关的技术和概念,却说不清楚区块链和手机的实际联系以及手机的具体用途。

目前看来,不少手机制造商和品牌方都在蹭区块链的热度。或许与品牌存在的最根本原因相关,想要借区块链技术,实现品牌溢价。

更重要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智能手机迎来寒冬,大厂们开始寻找刺激消费的新卖点。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

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37万部,同比下降26.1%。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格力手机同样受到智能手机寒冬的影响,但格力迅速与该乌龙事件撇清关系,说明格力目前并不想掺区块链手机这趟浑水。

这或许和区块链手机市场目前前景不明有关。

36氪再次查证发现,报道该事件的区块链媒体目前已将该消息删除。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